您现在的位置: 兴城作家网 >> 文章中心 >> 网络笔会 >> 小说高地 >> 短篇小说 >> 正文
二十年前的报道
二十年前的报道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14 16:33:45

 

二十年前的

 

高明明

 

  小尤是《道工人》的一位年轻记者,最近了一次“边远山区铁路行,千里之行进大山”的报道得知在川渝线上,说女人是村女教师,偶尔在火上看到大山中有一群默默无的工人,就想嫁中的一,于是大山,嫁一位路巡道工……

  小对夫妻很有意义很有坚守的意义,小来到这个段,谢绝宣传科长送他上山的好意,定要独自一人徒步上山采访一人铁轨向山上走去,一路上胡思想起线路地处襄渝线,俗话说蜀道于上天,更别说万道山仞中路了。

  走了一上午,也不有人烟的迹象,此时山中飘起了雨,眼前除了绿色什有,突然发现丛边站着一“怪物”, 像是恐怖片中鬼怪腿一心砰砰跳,可尤仔一看,原站在路是一个人,是一女人,四十左右,只穿着一件黑色的雨披,一络长长乱发从帽檐下落下,面部是僵硬的表情。大了嘴巴不知道想干什这时女人:“是尤,我是巴的老婆,跟我来吧”小出了一口她就是夫妻巡道房的那个女人,才知道的丈夫叫小名叫巴,阿苹

  来女人居住的到是一间很大的新房子,屋子除了一些巡道的品外,布置得很杂乱,叫蔫巴的工人巡,不愧外号叫蔫巴,一看就是蔫头子,常年的劳累压弯了腰。小尤一看这个,问起来他们结婚时的经历,阿苹说,!初姨妈给我介绍对路工人,我想路的不就是票的,想到有巡道的。上大山相第一天,不知哪个记要嫁他,登上了叫什事?那人的思想还保守我们农女人很注重名声你说国家报纸都登出来了,这不就是生米作成了熟饭了……”

  丈夫蔫嘿嘿一个劲的笑,看样很他同意女人的说法阿苹:“看他就这个样子,!十天八天有一句,我都快失去了言功能,孩子照不上,一年也不一面,托付我妈妈,你们不知道这二十年我是怎么过的……”阿苹的眼圈

  采访完后的当晚,小尤在隔壁的房睡下半夜突然被隔壁传来磨刀声惊醒,只听隔壁房传来阿苹的声音:“刀要磨快一点啊,住下手要快! 要勒紧他,要保好自己……”而是瓮!尤突然想起水浒传孙二娘的黑店,莫不是拿我剁肉馅做包子?尤听得心,他抱身子团坐不敢睡一夜惊恐暂且不表

       第二天一早,蔫巴候旁放着一把亮的柴刀,扒了几口提起柴刀就走,尤追上去问蔫巴去哪里:“去崖采集痴情果。”,:“果子为啥叫痴情两字?”:“痴情果,顾名思义就是痴情这个果子金的很,只有岭子有,男女吃了这个痴情果,就会互相恋上对方不分离。”地一声,没想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果子,知道昨晚误解了蔫巴夫妻,他要和巴一起去采摘痴情果。一路上,小尤还打趣道你给老婆吃,是怕她跑了吧?。”巴笑笑:“这个果子给她吃的,离不开这个果子。”路越走艰险,了一处悬崖峭壁,巴用子把自己拴紧腰处,系到断崖下去,十分惊险,简直是在玩命!痴情果的枝条上有很密很硬的刺一不小心就会把手刺破,所以得用刀去削,约摸十几分钟,几棵长满痴情果的枝条扔了上,那痴情果如桃大小挂在上面尤心急,摘下一就放到嘴里,感到又苦又,心想这个东西有什么可吃的?相信它还那么奇妙的作用?

回到家中,巴把痴情果上,阿苹笑嘻嘻地把果子拿进屋子,尤心想,好象这个这么大的魔力,原来就是靠这个东西维持翠花对他的感情呀

当晚,翠花有做后面的林中散步,突然他看到从屋里面出了,向密林深处走去,就好奇,跟着蔫巴到一小木房旁,那是很古老的一小木屋,天已暗下门缝往里看,屋点着几根蜡,屋子里忽然森起,突然在上出一道“鬼影”,大嘴巴,这时蔫转过,在光下是一张丑陋的脸庞着恐怖之光,坏了,竟失控地发出一声惊呼,蔫巴听到动静紧张:“是!”一看是尤在外面,表情冷淡:“大你进来吧,今天是我徒弟的祭日。”进来后才看清疑是墙鬼影的地方,原来挂着一身铁路工作服,墙上还挂着一照片,上面是绽开的笑脸是谁啊尤问蔫巴。“他是我的徒弟,死的时候才十八岁巴慢慢地:“,翠花就跟我离婚,认为这块太艰苦,那巡道工找老婆不容易我徒弟山中痴情果这个西,女人吃了就服服帖帖,他就去采,想到失足掉下去……”小尤知道崖的艰险采痴情,有如白娘子上昆仑盗灵芝,可惜一条年轻的生命。

是我老工区的房子新址我也没让他们,如今保留着我徒弟的那床,挂着他的路工作服,他的遗相……”蔫巴梦呓般地说道。

回到屋中,翠花的饭已经做好了没想到,主动提起明天是蔫巴徒弟的祭日,提醒蔫巴去上,多上一些烟酒。感动了,原来翠花也惦记着蔫巴的徒弟啊。

这时蔫巴说:“尤记者不是我们讲有觉悟,这个地方太艰苦,我们夫妻不在这里,别人就要来这里,我们夫妻在这里,别人就不用来这里,都过了二十年了,我是已经习惯生活在这里了。”

晚上小尤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一强健快的小年,实现栓住老婆的想,栓住师娘的心,,用手摘痴情果,想到上面有刺,手上一痛,脚下一滑,在空中出一漂亮的身姿,抓枚痴情果在空中飞舞着,可是突然间却如石头般向下飞速坠落……蓦地,小尤醒了,发现已是一身的汗水。

  第二天早晨,小尤和蔫巴夫妻去了的山,在一座孤冢前上了人倒上一杯水酒,点上香烟插在冢上。跪在地上的突然哭诉着:“死的冤我死的,人可以离开这,能离开这里嘛师傅要永远在这里为你守坟啊!看着巴哭泣着,小尤心里纳闷,为啥死的冤?尤军问起翠花,翠花说真相,蔫巴的徒弟死后,不知对他徒弟的死提出怀疑,说是他徒弟在巡道期间,偷偷跑到那崖上采野果子而摔死的,还写一篇题为班摘花惹草的报道,徒弟丧命,人死了还成了全段的反面材。

  “可我知道,他是歇班去的,我不起他啊。”蔫巴说着, 眼中再一次夺眶而出翠花听道丈夫的哭诉上去撕巴,恨不成地喊道,“忏悔,我就是看这个蔫生气的,你这个蔫脾气么时候能改!二十年来我为啥你过,我是想着你徒弟得,我是可怜你们工人婆……”夫妻俩说着已是抱头痛哭。

  晚上小尤回到工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岭子这个地方,冷潮湿,不适应人长期工作生活,倒不实行倒班制,!不能让两口子期生活在,小尤愤笔写了一篇调研报告,针对乌岭子不适宜人类长期居住,门对乌岭子巡道班轮班制,人员月一……

  ,小尤去征求巴夫妻的意,可到了他们的房间,门从里面却是着的,里面传来悉悉碎碎穿衣服门开了,翠花一副慌慌张张的表情。小说,不好意思打他把刚才轮班的向她有想到,事情生了出乎意料的变化,翠花头摇得如波浪鼓她坚决不同意下山了,不相信自己的耳突然想到一定痴情果发挥药效了:“蔫巴师傅你行啊,刚给嫂子吃了痴情果,就有效果嘛。”

   翠花不好意思地:“你瞎说啥啊那痴情果只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都是骗人的,由于常年的暗潮湿,我患上一十分严重的皮病,只用新的痴情果的浆汁天天抹在身上,才能治我的病,你说我下了山,这药治我的病,我想通了,世上哪个男人这样险为我去采这个痴情果,每天帮我涂抹在身上……” 一番话,小尤恍然大悟,看到红红的痴情果被老用木杖成了一堆的浆汁,才明白刚才蔫巴是在往老婆身上涂抹配制的药啊,原来痴情果是天然制皮肤病的药材。如此这般,这还真是一折不的冤家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陆 |
    兴城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429-5452772 站长:周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