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兴城作家网 >> 文章中心 >> 网络笔会 >> 评论语丝 >> 读书札记 >> 正文
封面的海蓝色
封面的海蓝色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9 14:57:12

 

  封面的海蓝色

 


                                ——略读《明亡清兴六十年(上)》
                                
                                陆兴志
                                
                                 
                                  
                                这部书拿在手头,现在还只有上册,中华书局版,阎崇年著,是年前从葫芦岛北方图书城购得,此前在网上看过一些。书的内容题目已说得清楚,虽说大部分讲的是当年的辽东,其实不少也是今天所说的我们辽西的事,因而读起来是亲切的。
                                我与阎崇年先生有缘,想起来不独我是在兴城,他写兴城,溯本求源我们的祖籍都是山东那个现在叫蓬莱的地方,而且是我们的头像名字于十年前在小城一家报纸的同一个版面出现过。记得那是他到兴城参加袁崇焕塑像落成仪式,抑或说是作考察或做顾问,锦文有一篇关于他的专访,题目是《以史为镜知兴衰》,当年读得比较仔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知道了阎先生及其相关的研究领域,而我则是被朋友们圈进所谓“文化圈”因而被迫写一小传。上午找出来看那张发黄的报纸,他是半身照,我的则是玉新的速写,年轻而愤青的样子。这且不多说,应该说的是与这部书有关的,央视百家讲坛播出阎先生的讲座,中国兴城网站有一篇报道,我作为教育网站负责人,曾按惯例在文化艺术主页转载,此为酝酿一种文化氛围,亦可说为我们小城“贴金”,一笑。
                                以上都作庸赘论罢,然多年来我一个研究的领域是与这部书有关的,像痴迷不悟的所谓的学者,我也给自己的课题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题目,叫作《兴城古城:文化与守望》,看看,现在掂量一下,愈发觉得自己浅薄,——相对于阎先生的书,我的这个开始便感到汗颜的题目,真是显得多余,抑或不妥。
                                阎先生的书以及讲座,读的听的,倒不很多,然与兴城相关的只要有幸碰到,便也不曾错过,如《袁崇焕》《清十二帝疑案》等。读阎先生的这类书,我的想法,是在通史、《清史稿》及地方史的基础上进一步了解兴城相关史实,看史书怎么载,史家怎么评,学者怎么说,重新认识与兴城有关的文史人物,并添补校正自己研究积累的不足和偏颇……综上,应该十分感谢阎先生,这种感谢缘于对辽西区域文化尤其是明清史研究的“敏感”吧。
                                一个人能做多少事情,得分出几个人去做,像明清旧事一样难以说清,总之是历时半年的升级改版,教育网主体工程基本完成,期望归期望,压力归压力,拼命也好长命也罢,网站的事就暂且不想了,而身在“文化圈”,小城的事,辽西的事却还不能忘却,不能割舍,那元旦读书,今天就必须认真地读阎先生这部书,平静一下这还没有恢复正常的心跳。
                                官家来了一茬要走一茬,为官一任,许是有一些是为小城的文化建设做了事情的,也许是正想着做着,犹豫着,然而走了。想一想,这座小城,一旦没有了文化,还会留下些什么。古城,文化,守望,自古而今,官家都是元宵走马,而小城的一些“文化人”却还都在“不自量力”地做。这真的有些可笑。因为文人的肩膀太柔弱,也许担不起许多事,但还得担着。而这些可笑的事情有一天要被写进历史,也许也留不下什么痕迹。
                                夜以继日的辛苦劳累,荣辱得失,肋痛心痛。身与名裂,江与河流,一切都可以过去,而那些人文信息,即记录人文进化的好书却还是要传世的。尽管归途大致相同,事却还要做,话还得说,因为路还很长,只是应该如何“好好说”,即把那话说得要“好”一点,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官家百姓都可以来听,听得进去,经世济用,这确是头疼的事。这是一种责任吧,说实际点是吃文人饭的本钱,为此首要的是,接济灵魂的电是不可以不充的。
                                看书吧,先读了读附录之《对话阎崇年》,董倩的访谈,读之如会旧友的感觉。又读了读第十八讲的“宁远大捷”,“兵略分析”那一段,胜败因素梳理得清晰。一如百家讲坛,风格还是那样的简约。
                                许是时间、思维与身体的缘故,我的读书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跳着读,一部书从头一口气读完的,也还不多。读了这一段,于会心舒坦之处,便习惯地又看一看封面,把玩一会儿。多年的积弊,一部书的好坏,我也喜欢从封面上看,似乎那书里的许多东西是在封面写着的。从这封面,淋淋的书墨痕,浓浓的海蓝色,有辽西地域的格调,就会让人心里回味,心生喜爱,只是右上角的“CCTV—10百家讲坛”多少还有一些可以理解的商业味道,很是显眼的红色。让人感慨:多少风雨轮回,岁月更替,最后也都是被压缩于书生学者的笔下。
                                最后读到序言,阎先生说,从明万历十一年努尔哈赤起兵,到顺治元年福临定都北京,其间整整六十年。这六十年历史的特点是四个字——“明亡清兴”:乃胜乃败,斯兴斯亡;兴亦悲壮,亡亦悲壮。在灿若星汉的人物中,我选取袁崇焕作为一面折射明亡清兴的历史镜子,是因为他所身历的大喜大悲:喜,惊天地;悲,泣鬼神。袁崇焕值得后人敬仰的仁、智、勇、廉,及其浩然正气和爱国精神,既是其时志士仁人的典范,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从明亡清兴六十年的历史中,学到宝贵的智慧并找到自己的影子。历史是应该受到敬畏的。
                                由此记起易中天先生说过的一句我特别喜爱的话,他说历史让人惦记,历史也并没有走远。(《帝国的惆怅——中国传统社会的政治与人性》)——这句话会让我记一辈子的。
                                历史是应该受到敬畏的吗?同样我们应该敬畏自己的祖先,家园,敬畏袁崇焕,敬畏生命,敬畏自己吗?——我想阎先生这一句话,有一天,它会让我开悟,让我的心性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的吧。
                                想阎先生也已年长,然学者的知真励鉴,因文济世,乐此不疲,由此可见一斑。
                                明亡清兴六十年,人生至乐是读书。
                                元旦的读书是汗颜的。因为大约几个月没有得闲认真地读书了,像去年读钱钟书先生一样,如久饥初食,须得慢慢消受,否则胃口大开,吃不消的,受累的还是自己,那样会加重神经上的毛病,所谓悖论用药过猛亦难治重症是也。今天也只能算读了一点封面吧。
                                下午打开电视,见阎先生正讲着“突发事件”那一段,说的是“宁锦大捷”之后,宁远兵变,新任辽东巡抚毕自肃于中左所(即塔山堡)自杀,袁崇焕单骑出关重返宁远的事,却突然间来了个电话,回头就找不着信号了。一憾。
                                见书如面,期待着阎先生下部书的上世,像这封面的海蓝色,我想如若凝聚的缘分所至,下一次会于兴城与他相见。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兴城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429-5452772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