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兴城作家网 >> 文章中心 >> 网络笔会 >> 散文神韵 >> 随笔 >> 正文
过年是一串感叹……
过年是一串感叹……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14 16:30:12

过年是一串感叹……

                                            

                                               李 昕

 

又要过年了,外面频繁炸响的鞭炮不再令我兴奋,反而因将忙碌过年的各项事宜而紧张和压抑,又因老了一岁而惶恐和无奈......

    记得小时候一入冬,家家户户就开始囤积白菜、土豆、大葱。父母亲总是先把不好的土豆挑出来先吃,其余的留做入窖储藏。把晒好的大葱,分成一把把的,把葱叶挽在一起,吊在仓房里。最热闹的还要数一清早大人、孩子们忙碌着晒白菜。楼前楼后,都是摆开的白菜,一片一片的,图案一般。晚上收白菜,再一层一层码好,盖上破大衣,破棉絮之类的以防上冻。最后把晾晒好的白菜挑好的渍一缸或两缸酸菜。青楞楞的白菜,码出了缸,在上面再压上一块大石头。看着白菜一点点打蔫,石头一点点下陷,最后把白菜全压进了缸里,水覆盖了白菜。水日渐混浊,开始一点点长白苔,随着白苔越来越厚,我们离过年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终于快过年了,母亲就开始张罗着买细菜——豆角、蒜苔、韭菜、洋葱……我从前不知道为什么叫细菜,只是知道是那些平时很难吃到的好菜,现在想起来就是区别与土豆、白菜的精细菜了。年根到了父母也会给我们姊妹买上两挂小鞭。等不到过年,我们就开始放。不舍得一下子点燃,就把小鞭一根根地拆下来,插在墙角的缝隙里,一根根地放。等大年夜鞭炮齐鸣过后,我们提着自制的灯笼到处去找没炸响的小鞭,折断,用火柴对着断处点燃,“哧”的一下,我们管它叫“哧花”。那瞬间的火花曾给我们带来多少兴奋啊!那时候没有电视,大年夜,父亲通常会给我们演手影。剪一个带草帽的小人头粘在手背上,再拿上一根筷子,就可以表演老头掘地的场面了。爸爸一边演,还一边解说,逗得我们姊妹和母亲哈哈大笑。

    如今看着满桌子丰盛的年夜饭,没了从前的兴奋,大家都只顾着说笑,吃得很少,总是惹来母亲的唠叨。我那在外贸局工作的外甥说:“姥姥啊,您可别唠叨了,我亏不着啊,平时去饭店哪一顿不得上千啊。”我们大人们只是笑,不敢接话。孩子的大爷给孩子买了100多元的鞭炮,没放完拿回家。十五那天,我说咱们吃完晚饭去放吧。孩子说不放,还没上网有意思呢。原来放鞭炮早已不是现在的孩子们的兴趣所在了。

    年三十,老父亲拿出400元塞在孩子兜里,我说:“爸,你咋给孩子这么多钱啊?”父亲说:“我身体不好,有今个,没明个的......”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不知道以后过年不再回家,“年”对我还意味着什么......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陆 |
    兴城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429-5452772 站长:周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