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兴城作家网 >> 文章中心 >> 网络笔会 >> 散文神韵 >> 散文 >> 正文
我们的村庄
我们的村庄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9 14:51:15

 

我们的村庄

 


                             
                                
                                刘蓓芳
                                

                                
                                   
                                春节期间的一次朋友聚会,我被人拉到一个时下最为火热的名为“知青之家”的饭店,看着饭桌上摆着的小米饭、大饼子、红薯粥、野菜团,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曾经生活了五年的东北小山村。“一定要去看看我们的村庄”,这种情绪势不可当,反正年假还有几天,跟老婆孩子说一下,我马上启程。
                                   
                                下了火车,我联系了当地的一个战友,他现在是一个服装厂的老板,正好春节放假,听说我要去拾宝村,马上提出开车送我去。
                                   
                                刚下过小雪,路面上稍有些滑。车开得很慢,我的思绪也慢慢展开。当年的拾宝村是远近闻名的穷村,后面的西河,由于大跃进时大炼钢铁,把河边的树都砍光了,一到雨季便会冲进村子,河边那几家深受其害。村子里土地贫瘠,很多农作物都不高产。靠粮食吃饭的农民,没有粮食可收,日子当然好不起来。外村的姑娘都不愿意嫁进来,结果被遗忘了的很多光棍,整天懒洋洋的靠大墙晒太阳,老人们都无奈地管他们叫“背墙帮”。改革开放好多年了,听说农村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拾宝村呢?
                                   
                                拾宝村离城只有八里路,车很快开到了一条新铺的水泥路上,平坦而通畅,看来,要想富,先修路,这就是近两年政府新修的“村村通”公路吧。
                                   
                                车还没进村,我就发现路两边的地里立着很多很多水泥桩子,还有一部分是木桩子。很是纳闷,就问战友。
                                战友说:“现在的拾宝村啊,是真拾到宝了。”
                                    看我不解,战友就笑了:“都啥年代了,鸟枪换炮喽。不用我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进村往北一拐,就是当年“背墙帮”晒太阳的地儿。现在坐着一些老人。见来了小轿车,都直起身子盯着我们看。都是我当年的老哥哥啊,我马上示意停车。
                                   
                                几步走到他们跟前,他们还是盯着我,似乎并没有认出我来。我笑了,大声说:“几位老哥,都认不出我了?”
                                   
                                这时有位小个子的老人站出来,我记得他是当年的村主任,马上握住他的手说:“穆老哥,我是当年下到咱村的知青小孙啊。”
                                   
                                “啊,可不是小孙嘛,这家伙出息的,长高了,长胖了,还有啤酒肚了。”穆老爷子拉着我的手,亲切地说。
                                一听说是我,老人们都站了起来,嘘寒问暖,打听着我的近况,知道我现在海南搞公安工作,都感慨万端,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连我都快到退休年纪了。
                                    我问穆老哥,当年的“背墙帮”怎么都换人了?
                                   
                                穆老爷子大笑,说:“傻兄弟,你都多少年没回来了,村里这些年好过多了,‘背大墙’的那些人,除了几个残疾的,都差不多当爷喽。”
                                   
                                “咱村现在是有名的葡萄村,已经有十几年的种植历史了。村里的‘巨丰葡萄’远近闻名,串大,粒大,汁多,味甜,咱村啊,这么多年就是靠这个致富了。葡萄就是咱村的宝贝。”
                                   
                                原来一进村看到的那些桩子就是种葡萄用的。这个季节葡萄树都埋到地里,只留下空空的桩子让人们想象着丰收时的满园葡萄香。
                                   
                                穆老哥还告诉我,除了种葡萄,村里还有几个养牛、养鸡、养猪的专业户,各种粪经过处理再运到葡萄地里庄稼地里作肥料,改良了土壤,粮食产量逐年提高。经济田,养殖业彻底改变了小山村的贫穷落后,如今的拾宝村虽说不上是富裕村,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二层小楼盖起来了,冬天能洗澡的太阳能热水器装上了,汽车开进院了,液晶电视、电脑、手机、电磁炉等城里有的也纷纷进了咱农家的门儿。
                                    正说着呢,远处走过来一个年轻军官,上尉军衔。
                                    穆老哥说:“考考你,看看这个当兵的是谁家的孩子?”
                                   
                                走近了,我叫住这个小伙,仔细端详着,有些面熟,又不敢确定。把小伙看得发毛,直不好意思,说:“叔,我姓陈。”
                                    我“啪”地拍了一下小伙的肩膀:“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父亲是老陈头儿,大鞭杆子嘛。”
                                   
                                当年,老陈家是我最爱去的一户人家,不单因为他家有待字闺中的几个女儿,还因为老陈是村里唯一的老高中毕业生。当年村里这个最高学历,却鬼使神差干上了赶大马车的活儿。失学的打击让老陈一蹶不振,更无过日子的心思,日子穷得叮当响,可孩子却一个接一个的出生,更让老陈郁闷的是,老婆像是跟他堵气,一连生了八个女儿,七五年春节后,就在我们快返城时,老陈终于盼来了一个老小子。噢,难道这个英俊帅气的军官就是当年那个老疙瘩?

                                    我跟着小陈来到老陈的家,今天小陈是来接老陈一起去亲戚家随礼的。
                                   
                                老陈家在村子的最北边,紧靠河边,每次发大水他家都是真正的“首当其冲”。如今呢?听小陈说,河重新修过了,前几年政府搞小流域治理工程,加固了河堤,栽了很多树,这些年一直没有发过水。老陈家还新盖了三间北京平房,闺女们都出嫁了,儿子在外地当兵,媳妇和孩子住在城里,买了新楼。以老陈的年纪,他已经干不了体力活,谈起如今的好日子,他说是因为自己注重“智力投资”。就是培养儿子,在别人都不重视孩子学习,只关心粮食,关心生意时,老陈却在家里拮据的条件下借钱供孩子上高中,上大学。用老陈的话说,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是当年“智力投资”的回报。
                                   
                                提起这个,老陈一脸自豪地说他已经成为村里很多人的榜样。学习改变生活,知识改变命运,重视下一代的教育,拾宝村人能认识到这一点,使我看到了希望。
                                   
                                从老陈家出来,我和战友来到原来的村部和生产队队部。这现在都盖上了新平房。自从土地承包后,队部取消了,村部还在,但平时事情不多,书记和主任都不在。战友说,也就每三年一次的换届选举时,这里才显出它的地位来。
                                   
                                离村部不远,有一家小卖店,战友进去买烟。出来时差点和一个人撞上。仔细一看,认出是老董,当年的“上访户”。战友原来在民政局上班,就接待过好几次老董。
                                   
                                老董是个盲人,但和别的盲人不一样,上到国家大事,下到村中小事,没有他不知道的,遇到不平事,还要管一管,甚至去政府上访。老董常听收音机,在消息闭塞的小山村里,那时的收音机成了村里了解外界的重要途径。所以老董知道维权,知道信访,知道如何利用政策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现在,老董不再上访了。他说,政府没有忘了我,给我们“五保户”上低保,钱是不多,但能保证我有房住,有衣穿,有粮食吃。这就中了。人家对咱老百姓够好了,农业税说免就给免了,还要人家咋的?
                                   
                                漫步到久违的西河,河面已经结上厚厚的冰,久居城市的我尽情呼吸着这纯净清新的空气,多年以后,我们的村庄依然月白风清。当年我们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常常在这条河里洗澡,捉鱼,玩耍。如今河面上已经矗立起十几座高高的桥墩,一条新修的高速铁路由南向北从村边的小山穿过,正向未来无限延伸……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zjw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陆 |
    兴城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429-5452772 站长:周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