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兴城作家网 >> 文章中心 >> 网络笔会 >> 散文神韵 >> 散文 >> 正文
留得真情山海间
留得真情山海间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14 16:29:00

留得真情山海间

——写给二十年同学会

 

魏永生

 

 

带着最初的记忆与想象,从四面八方聚拢,我们相会在这的滨海小城。倘若以二十年为单位,这样的相聚恐怕最多还有一次。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二十年的距离,到底让见面经历了愕然到释然。善于制造精典的柳儿,拉着老师的手愣不认识,冰老师顺势指着旁边的霍洪峰说我们是一家的,你忘了?弄得柳儿更加茫然,旁边早有同学忍不住笑出声来,直到有人点破后,柳儿才跺足掩面,笑弯了腰身。一阵阵笑声回荡在候船室里,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室内的花上、椅上、身上,轻松和愉悦蔓延开来。

起航了,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群群围绕客船觅食的小鱼儿机敏地闪躲着。客轮犂开水面,缓缓的驶向菊花岛,巍峨的望海楼,在人们的视线里渐渐低矮下去,颜色、风格各异的建筑积木般堆在岸边,海滩上游人都浓缩成黑点,他们看我们也该如此。大家四散在船上,觉得里边闷,我和志鹏、长庆、新宇在船舱二层侧面的过道上寻了个位置,吹海风,赏风景,谈往事,时光在记忆里混淆,我们沉醉在这种感觉里。

大约四十多分钟的行程,我们终于登上了这座小岛。如果没有四围的海水,这里与外面乡村无异,但恰是海水环绕,让它多了份质朴和宁静,仿若世外桃源,不禁让人联想当年燕太子丹怎样乘一瓣桃花漂隐于此,躲避战乱,让它成了桃花岛;辽代觉华和尚,那个圆融法师怎样带着徒弟,驾一叶扁舟,从南洋漂来,收信徒,弘佛法,修建龙宫寺,成就觉华岛;秋后岛上怎样野菊遍地,使它有了菊花美誉。如今岛上佛事兴盛,又还名觉华了。

虽然几易其名,但岛还是那个岛,依然撩起了我们的兴致。由于老杜他们事先早已联系,所以一下船旅馆就有专车来接我们,一路颠簸,把我们由岛的最北端拉到了最南端。

这里背山面海,是观海的好地方。站在平台上望去,湾浅的海滩、翻卷的波涛、起伏的小船、嬉戏的游人,安闲、舒适地组合在一起。阳台下面是一个斜坡,斜坡下面是废弃的海蜇池,池口大都用树枝挡着,只有靠近路边的一个不但没有遮拦,而且已破损。也正如此,让晚上回来边走边打电话,未留心脚下的老九吃了苦头,不但弄湿了衣服,还划破了手脚。

旅馆在阳台靠边的位置给我们预留了两张桌子,大家七手八脚地拿出老杜金雪他们在葫芦岛买的熟食、糕点、水果,挂上条幅,小小平台就成了临时会场,雪峰主持,长庆摄像,想吃啥就自己动手或互相传递,大家依次介绍自己二十年来的工作、生活。二十年,我们走向四面八方、经霜历雨,二十年,我们时常回味、感叹、憧憬……今天大家终又聚在一起,难以掩饰也无需掩饰内心的激动与快乐,蜕去角色外衣,还原曾经的岁月,我发现了过去的你,你发现了过去的我。旁边桌上的游客也不时的向我们这边瞭望,这亲如手足的同学之情,不计功利的相聚之义,打动着每一个人。

之后我们又乘车游览了岛上的几个景点:大龙宫寺、唐王洞、八角井、菩提树、渤海观音、妈祖等,由于匆忙和前些日子大雨冲毁了道路,我们没能去看大悲阁遗址、九顶洞和怪石滩。

因雪峰的联系,在大龙宫寺里,负责人还专门为我们安排了导游,讲解大龙宫寺的由来、建筑规模、风格、设计意图等,这座原我国北方宏伟的佛寺,在辽代僧侣达到1000余人,盛况空前,后毁于战火,现在看到的是2002年在原址上重修的,里面供奉了释迦牟尼、药师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和十八罗汉等。正中每尊佛像均在10米以上,仪态端庄,似有祥瑞之气在他们身上弥散着,让每个进来的人不由得心生虔敬。

旺盛的雨水汇聚成河,顺着唐王洞口汩汩而出,根本无法进入,我们踏过用一块条形木板搭成的小桥,走过洞口,在前面稍微平展的地方合影留念。我和老七走到海边的礁石上,伸开双臂,深呼吸,湿咸的海风扑面而来,当年李世民避雨后是不是也会在这里舒展腰身,感受这海天间的辽阔悠远。

八角井旁的菩提树上,结满了红绳,每一个绳结都是一段故事,都寄寓着美好心愿。一副老式轱辘架在井口,有人用它从井里舀出水来,灌到瓶里去卖,菩提有“觉悟”和“智慧”之意,而这八角井虽距潮水线仅30余米,但水甘甜适口,惹得这卖水生意很好。

回到住处,我们各自寻找喜欢的事做。虽是坐车,但上坡下岭的走了一圈,还是感到很疲惫,我躲在屋里看电视,斜对过老大他们几个人在打牌,还有的几个人聚在一起叙旧,或者三三两两地在海滩上走走。王冰老师为了赶赴这次约会,凌晨二点多就从大连驾车赶来,历经五个多小时,还没得歇,但她还是穿上了泳衣,她说大连海水污染未净,自己很长时间没游泳了,我的心紧缩了一下,头脑里忽然呈现出被油污裹住,有翅难展的海鸟形象,还有那两个为清污被困在海中挣扎的年轻士兵,他们当中的一个已永远地留在海里了。老七也是从遥远的漯河,坐了十六个小时的火车赶到这里,他喜欢海,不顾一路劳顿,换上泳衣。这里水净滩软波深,是游泳的好地方。听说老师游得很远很长,老七回来也很尽兴,海水洗掉了他们疲劳。

吃饭时候,大家开怀畅饮,老八带来的一箱绥中特酿“九门口”喝得只剩一瓶。二十年的分离,二十年的奔波,二十年的思念,在这一刻,都融化在酒里,激情在血管里冲荡,每个人都很兴奋。

夜,悄悄地降临,潮水也渐渐退却,沙滩上有人放烟花,还有孔明灯。那灯一个接着一个地升起,宛若流动的灯塔,也如一颗颗游动的星儿。雪峰来了兴致,想多买几个来让大家放,不知谁提议说大家共同放一个,这个主意好,于是四个人各托一角,一人点燃底部蜡块,气流鼓荡灯罩,待到它被完全撑起,几个人一松手,那灯便带着每个人的心愿缓缓地升起。灯光牵着目光,越飞越高,直至消失,仿佛我们的祝愿也寄存到了另一空间。

毕竟不同于外边,几番周折,老杜联系到了一家离我们住处有一段距离的烧烤店,店里有音响设备,还可以燃篝火。大家陆续的来到这里,四周是空旷海滩,灯光引来无数飞虫,绕着光亮乱飞,也落在我们身上,班里几个能歌的同学悠扬宛转的演唱,引得边上路过的人也来围观,善于表现的同学用自己的唱法释放着情感,不能唱的就说上两句。老师想得周到,点一首《你在他乡还好吗》给那些因各种原因没来的同学,这里蕴含着美好的愿望,歌声在夜色里飞扬扩散,这二十年难得的相聚,应该是难忘的,完美的。

篝火燃起来了,大家手拉手围着火堆旋转,扬臂、踢腿、接近、走开,好不快活。柳儿拽着衣角挥动双臂,像扭秧歌,燕芝大姐动作轻盈优美,还有单大姐、金子、小玄、谷粒儿……都在秀着自己舞技。我则在暗处,两脚不动,随着音乐,笨拙地晃动着双手。尽管动作不一、水平不一,但大伙的心情应该是一致的。今夜,这小岛、这涛声、这海滩是属于我们的。

淅淅沥沥的雨,敲打着窗棂,也敲醒了酣梦。穿好衣服走到外面平台上,雨没有停,南风很大,雨点斜打过来,弄得平台湿漉漉的。波浪一层紧似一层地向岸边冲来,一些渔船停在岸边,缆绳摇晃着,也有一二艘树叶般出没在风波里。天公不作美,看来昨晚打算早点起来老师合影的想法不能兑现了。天公也作美,也许是有意多留我们一会儿,或许要用这雨浇灌一下这段情,让它更加滋润、长久。

老师要在下午三点之前回到大连,杜颖也有事,五点多点,她们就冒雨坐车赶六点钟的客船去了,其他人便又回到客房休息。吃过早饭,雨渐小渐停,下一趟船要在十一点半开,旅馆人告诉我们说十点准时从这里出发。于是,大家歇息的歇息,看电视的看电视,聊天的聊天。旅馆的西南角有一片礁石很好看,老大、老五、孙燕芝大姐、李立新二姐、小牛、小戴、谷粒儿他们去了,老杜向平台这边挥着手,我和老七也就随着走了过去。靠在船上、捡螃蟹、抓小鱼、站礁石,照相、远望,与海零距离接触,总会心如潮涌。

天气预报说本地区有中到大雨,闹得大家没能游古城,留下些许遗憾,但相聚的喜悦充盈心头,谁还有工夫去想它。换个角度想,这不也是下次相聚的伏笔吗。

把相聚的地点选在这里,除了朴素的原生态,似乎还有更深的寓意,青山不老,大海不干,它会见证这段情,这段故事。

不忍也忍分手,难说也说再见,忘不了,冰老师机智幽默的话语;忘不了,单大姐哽咽难言的神情、金子小玄的才艺、雪梅的豪爽、聪儿的奔放、柳儿的纯真、小牛杜颖的沉稳、小戴的阳光……老大的老练、老五的热诚、老六的深沉、老七的绅士、老八的直爽、老九的豪放……一个个熟悉的身影,一串串熟悉的姓名,如潮水般聚来、退去,一缕淡淡的惆怅袭上心头。

远望海天,一只鸥鸟,在低徊飞舞。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陆 |
    兴城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429-5452772 站长:周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