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兴城作家网 >> 文章中心 >> 网络笔会 >> 散文神韵 >> 小品 >> 正文
蛏——苦涩的记忆
蛏——苦涩的记忆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9 14:45:52

 


                                蛏——苦涩的记忆

 

 

                                
                                张志友
                                
                                  现在,只要花上几元钱,便会轻易吃到一顿蛏的佳肴。然而这对于童年的我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我的童年浸透着咸涩的海水,是海浪那双温柔的手,一下一下地把我拉扯大的。然而生在海边,长在海边,却从未饱尝过蛏的美味。
                                  记得在那寒冷的冬天里,田野里一片萧索,凛冽的北风从屋檐上刮过,发出一种像吹小竹筒一样的呼啸声。而爸爸却穿上水靴下海去了,一去就是一天。夕阳沉下西山,我的盼望也被拉紧,站在村前的土丘上望着遥远遥远的海平线。稚嫩的小手冻僵了,蜷缩着身子仍在翘首眺望。
                                  不久,海平线上钻出了几个小黑点,逐渐膨大,膨大,啊,挖蛏的大人们回来了,爸爸回来了,于是,很晚很晚,妈妈才重新给爸爸热饭。此时,妈妈总让我在灶坑里烧一个最大的蛏,蛏烧熟了,弹去外壳上的灰烬,便看到壳里面那黄嫩嫩的蛏肉。每在这时,我总是把那蛏肉分成好几块放到嘴里细细咀嚼。良久,才恋恋不舍地咽下去。可惜只能吃这一个,爸爸那些蛏是要到市场上换柴米油盐养家糊口的。
                                  可有一天,我照例在日落后站在村前等待爸爸归来。可望了很久也不见影儿,直到夜幕吞噬最后一丝光亮,我才失望地瑟瑟缩缩地走回家。
                                  夜里,我醒来,见妈妈正用衣袖偷拭眼角的泪。爸爸坐在炕头上,湿淋淋的衣服上有几处血迹……
                                原来,爸爸挖的蛏在他上岸时被一伙“割资本主义尾巴”的人给劫去了,爸爸因稍有不满,便遭致“专政”。
                                我也流泪了。
                                  那一夜以后,我再也没有吃到一个香喷喷的烧蛏……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兴城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429-5452772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