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兴城作家网 >> 文章中心 >> 网络笔会 >> 纪实天地 >> 往事回眸 >> 正文
疗  养  记  事
疗 养 记 事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14 16:31:45

 

疗  养  记  事

 

●田国庆

这是一片美丽的海湾,点点风帆、粼粼波光赋予了它无限的神韵,也吸引着天南海北的游客纷至沓来。

这是一个以旅游为主的小城,“城泉山海岛”作为不可多得的疗养资源,为它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走在小城里,映入眼帘的不仅有古香古色的明清一条街,还有那林林总总、各行各业的疗养院。作为以疗养为主的小城,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各部位、各省市及各系统所建的疗养院像雨后春笋一样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或许正因为如此,这里也被人们称为“第二个北戴河”。

疗养院多了,来疗养的人也便多;疗养的人多了,疗养的故事也就多,而对于建院时间最早、疗养面积最大、地理位置最佳、自然环境最美的军区兴城疗养院来说,盛产的故事也就更多,几乎像天上的繁星一样数也数不清。这里不仅留下了国家领导人、开国将帅和科学泰斗倘佯的足迹,还留下了十余万飞行人员休养的身影,他(她)们中间,既有抗美援朝的空战英雄,也有援越抗美的飞行将士,既有叱咤风云的蓝天骄子,也有驰骋九天的铿锵玫瑰,虽然一甲子过去,这里依然令他们念念不忘,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兴城八一疗养院就是他们的“健康之家”、“幸福港湾”,这里留下了他们太多太多的回忆,太多太多的故事。

击掌相约七年两次牵手

沈阳军区兴城八一疗养院位于兴城市海滨风景区南端的半岛上,历史上曾被称为桃花岛,因三面环海、一面依山得天独厚。优美的自然环境、四季如春的海洋气候,成为军内外各界人士仰慕不已的疗养胜地。

于是,国家领导人来了,开国将帅来了,科学泰斗、两弹一星们来了,航天英雄们也来了。

说起为航天英雄服务的往事,官兵们兴奋不已。是啊,很多人一辈子可能也见不着航天员一面,而在短短的七年时间里,官兵们却和航天英雄“零距离、面对面”了两次,又怎能不高兴。

航天员能七年两次来到疗养院,这中间当然会有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那是19998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疗养院官兵第一次见到了渴慕已久的中国航天员全体成员。虽然当时的中国载人航天事业刚刚起步,官兵们对“航天员”这一特殊职业也是一知不解,但大家都明白,这些人可是国家的宝贝儿,是用黄金堆起来的“国宝”,容不得半点差错。

于是,超高层次接待、超高标准保障、超高质量服务既考验了疗养院的接待保障能力,同时也成了疗养院执行重大保障任务、完成重大疗养使命的“院标(疗养院标准)”。第一次兴城疗养结束的时候,航天员和官兵们已然成了好朋友,大家还击掌相约,早日兴城再聚首。

这一天说来就来了,七年后,在神舟五号、六号飞船相继成功发射后的2006年秋天,全体航天员执行野外生存训练后,再次来到兴城疗养院洗刷征尘。

受领任务后,本着对航天员、对国家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疗养院党委把航天员接待保障当作一场战役、一座里程碑,连夜召开常委会,研究制定服务保障预案。院长、政委亲自挂帅,从接送站到安全保卫,从食宿参观到医疗保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说,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研究,不放过哪怕任何一个细节。

听说航天员要来疗养院的消息后,负责保障的官兵们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纷纷用实际行动表达着对英雄们的热爱与敬仰。负责住宿科室的医护人员用抹布把走廊地面擦得连一个脚印都找不到,食堂的工作人员把餐厅布置得金碧辉煌,负责安全保卫的人员更是一丝不苟,警卫哨、安全哨、流动哨,个个精神抖擞。

软伤按摩是疗养院一大技术特色,也是一块享誉全军的金字招牌。接到为航天员服务的通知后,推拿一科、推拿二科的专家们不论早晚,每天都早早地等着,随时准备提供最精心、最优质的服务。

水疗科的同志们每天也都早早地等着,刷好了池子,放好了温泉水,准备好了浴液,好让航天员们洗去一身的疲乏,训练的征尘。

是啊,航天员大队全体航天员都是国家、民族的骄傲,能有机会为他们提供服务保障,也是疗养院官兵的骄傲。

200691上午10时,宛若处子的渤海湾格外汹涌,仿佛是为了迎接离别七年的亲人才放声歌唱;满院的鲜花分外娇艳,仿佛是为了航天员们的到来才迎风开放;那充满欧洲风情的望海楼啊,也特地登高望远,早早盼望着那为飞天而生的空中娇子。

来了,来了,当搭乘着航天员的车队驶进疗养院的时候,英姿飒爽的护士们一涌而上,把鲜花、掌声和崇敬一起献给心目中的“星”。一别七年,年轻的航天员们对疗养院情感依旧,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这些全国人民仰慕的航天英雄,那份亲切、那份可亲,和第一次相聚时没有丝毫区别。在院内徜徉的时候,联欢娱乐的时候,他们总会不由想起七年前第一次来疗养时的情景。看看疗养院崭新的院容院貌,会一会七年前认识的老熟人,大伙在一起说啊,笑啊,特别的放松。

熊熊的篝火啊,映红了夜空;腾空的礼花啊,燃放着热情。“航天英雄驭神舟遨寰宇圆中华千年梦想,兴疗官兵驻古城系航天学‘四个特别’精神”,楹联写的不一定对仗,却表达着疗养院全体官兵炽烈的真情;寓意不一定深刻,却能燃起共和国航天英雄的无限激情。“飞天颂、兴疗情”,一场本来普普通通的篝火晚会,因为有了我们的航天英雄才变得不再普通。情到深处不自矜,英雄航天员聂海胜也踊跃献歌,一曲《咱当兵的人》更是唱得情深意长。唱吧,跳吧,航天员大队与兴城疗养院本来就是一家人,看我们的航天员真情的歌唱已经响彻太空。

古城虽好,留不住航天员们匆匆的步履;首山巍巍,送别飞天娇子再踏征程。从91日来,到99走,短短的一个多星期,不足以表达疗养院官兵对航天员们的无限敬意,也不足以表达航天员对疗养院依依不舍的深情。

沈阳军区副政委李运之中将来了,他带来了沈阳战区首长、机关和广大官兵对航天员的无限敬意。热烈的握手,深情的话语,殷殷的期望,一切都在笑谈中。

沈阳军区联勤部时任政治委员李学智将军也来了,他代表军区首长、联勤部首长向航天员各赠送一枚阜新特产的玛瑙印章,祝愿航天员们再圆中华民族飞天梦想。

疗养院常委一班人更是始终相伴,遂行服务。院长、政委代表全院官兵赠送航天员们每人一套疗养院个性化邮票,希望那上面独特的山水风光、历史文化和官兵们奋斗的身影,能唤起航天员两次莅临疗养院的美好回忆,也希望疗养院能成为英雄的航天员大队永远的疗养基地。

合个影吧,让航天员大队与疗养院记忆永恒;斟满酒吧,让我们为友谊干杯,让我们真情满怀。

说不完的话语,唠不完的友谊。奔驰的列车啊,请你慢点开,让我们和航天员再握握手;时光啊,请你快点走,我们盼望着和航天员们早日再相聚。

从天安门上空飞来的铿锵玫瑰

2010年春节的晚会上,我国首批16名女歼击机飞行员集体精彩亮相,与著名演员闫妮、殷桃一起,共同演出了小品《我心飞翔》。

《我心飞翔》讲的是2009年国庆大阅兵,空军首批战斗机女飞行员首次代表中国空军女飞行员驾驶国产战斗机参加空中受阅。不过,阅兵空中梯队是35机编队,而女飞行员有16个,最终,一名女飞行员被确定为备份队员,阅兵那天她与姐妹们同时起飞,然后一个人默默返航。小品以写实的手法,表现了“备份”女飞行员从迫切想飞到服从组织安排的真实感受,以及女飞行员们所表现出的勇挑重担的拼搏精神和感人故事。

那一刻,全国人民目睹了她们的故事,体会到了军人的责任感和荣誉。

那一刻,她们的故事感动了中国。

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那名“备份”的队员名叫张晓佳,是一位来自辽宁兴城的姑娘。更多人不知道的是,在200910月的9日,刚刚参加完国庆60周年大阅兵空中飞行表演的姑娘们,集体来到张晓佳的故乡疗养,就入住在军区兴城疗养院特勤楼。

得知首批女飞行员来疗养的消息后,全院官兵兴奋异常,不约而同在疗养院大门的正楣上、特勤楼前的雨打上、会议中心体检中心的电子屏幕上和餐饮中心宴会厅里,悬挂起了欢迎的条幅,打出了欢迎参阅女飞行员疗养的字眼。与此同时,大红灯笼挂起来,飞舞的彩旗插起来,硕大的彩球飘起来,全院上下像过节一样热闹,洋溢在欢快、祥和的气氛里。

上午10时,当女飞行员们迈着矫健的步伐、排着整齐的队伍出现在官兵们面前的时候,期待已久的护士们一拥而上,献上鲜花和热情的同时,进行一对一陪伴,一对一服务,帮助她们拎行李、介绍情况,不大一会儿,彼此就熟络得像闺中密友一样亲密无间。

是啊,虽然张晓佳和她的战友们是驾驭神鹰笑傲苍穹的战斗机女飞行员,但现实生活中,她们其实和护士们一样年轻、漂亮,爱说笑,爱打扮,喜欢热闹。

“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进入疗养房间不大会儿,这些可爱的女飞行员们便把戎装换成了便装,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照照,一个一个美得不得了,像邻家小妹一样清新可爱。打扮好之后,她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三三两两地观赏起院内美景来,在军事主题园区留个影,在天后宫遗址公园照张像,对着大海喊两声,嘴里哼着小调儿,心里那个美啊,快乐得像小鸟一样。有的说,哎呀这地方太好了,真是像画里一样哎。有的说,我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条件的房间呢,得有三星级吧。还有的对陪伴的护士说,我们以后再来行不?

“欢迎,欢迎,求之不得啊“,护士们忙不迭地说,于是,大家又“嘻嘻哈哈”地笑在了一起。

为了使女飞行员们在紧张的飞行训练和阅兵后身心尽快得到休养,并沐浴到亲情的温暖,疗养院党委和女飞行员所在单位党委从人本角度出发,当天下午把她们的父母亲人也接到了疗养院。亲人相聚,欢欣无限,在父母面前,我们的蓝天娇女们也一下子从刚强无比的飞行员变成了撒娇耍嗲的小孩子,说着悄悄话,吃着父母带来的小食品,还互相争着小礼物,和生活中其他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健康体检、温泉洗浴、心理咨询、康复按摩、红色旅游、景观治疗、联欢互动、营养配餐……”丰富的疗养科目,科学的疗养安排,赢得了女飞行员们众口一词的赞誉,这些可爱的姑娘们在不尽的歌声里、笑声里享受着温馨和亲情,也享受着组织的关心、关怀和关爱。

在兴城古城,张晓佳喧宾夺主,主动给队友们当起了解说员,建城的年代、石牌坊的由来、兴城文庙的历史,娓娓道来,说得有板有眼,让姑娘们不觉入迷。在万里长城入海口的老龙头,女飞行员们不仅左一个Pose右一个Pose照个没完没了,还纷纷对准美景调好焦距自己拍了起来,那份认真丝毫不亚于专业摄影师的范儿。更让姑娘们感到意外、不解的是,本来酸软的肩膀胀痛的腿脚,经过疗养院全军软伤按摩中心专家们那么几下看似不起眼的推、揉、按、捏,竟然也不酸也不涨了,惹得盛懿绯和张潇忍不住拉住按摩科主任朱启明的胳膊说,“主任,您的手怎么这么神奇啊,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功能啊”,引来大家一阵欢快的笑声。

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三天的疗养生活转瞬即逝。在送行晚宴上,王建国院长代表全院官兵表达致意,“”。女飞行员和她们所在单位则向疗养院赠送了参阅飞机模型、阅兵纪念银盘和锦旗,锦旗上写着这样两句话,“热情似火心暖天之娇女,温馨如家情动巾帼铁翼”。

要走了,彼此都有很多的舍不得。在特勤科留言薄上,张晓佳含泪道出歼击机女飞行员群体的心声,“或许,我们的翅膀还很稚嫩,但有祖国和人民的支持,有疗养院姐妹们的托举,相信我们会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空中勇士与兴疗23年不了情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兴城八一疗养院来说,这句话还有着另外一层含义,因为每年来此疗养过的人成千上万计,几乎每天都处在迎来送往之中,人员流动性自然远远大于传统意义上的军营。但对于一个人来说,兴城疗养院无疑就是他的家,是他永远的“幸福港湾”。

这个人名叫张佳兴,是一位残疾军人。

19857月之前,张佳兴是一位英俊、潇洒的空军飞行员,有着年轻、漂亮的妻子,活泼、可爱的孩子,他则经常驾驶着心爱的战机,飞翔在祖国的蓝天。那时候,张佳兴每天都生活在幸福快乐之中,成天哼着小曲去上班,唱着歌儿回家去,享受着妻子做的饭菜,逗逗年幼的孩子,心里经常乐开了花。

然而,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露出狰狞的面目,瞬间改变人生的航行。

1985715,张佳兴和同事一起驾驶神鹰执行任务,升空没多长时间,飞机突然出现了空中停车,在迫降过程中,熊熊燃烧的大火瞬间吞没了整个机舱……那次事故,造成其他几位战友壮烈牺牲,张佳兴和另外一个战友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也被烧得面目全非,生不如死。残缺的躯体、遍体的伤疤、狰狞的脸庞,在肉体和心灵双重打击下,那位和他一起活下来的战友不堪重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有一次跑出去再也没有回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苦熬之后,张佳兴的爱人也坚持不下去了,带着孩子不辞而别。

那段时间是张佳兴人生历程最灰暗的日子,如同坠入了炼狱,他甚至想到了死……

在组织的关怀下,张佳兴来到了兴城疗养院。

那是一种怎样的深情厚意啊,想起来张佳兴至今仍忍不住泪流满面,不能自制。他说,当时他的眼睛红得像兔子一眼,眼睑外翻着,双手如同褪了皮的鸡爪子似的伸都伸不直,左腿上的伤疤像蚯蚓趴在上面一样凸起着,一条子一条子一的,右裤腿里面空荡荡的,浑身散发着浓臭,整个人像鬼一样,别说别人看了害怕,就是他自己都憎恶自己。他说自从他被烧伤之后,家人怕孩子看了做噩梦就一直避着,也是因为这些,最后老婆也跑掉了。

来到兴疗,是他新生的开始。

张佳兴说,经过两年治疗,他于19878月第一次来到了兴城疗养院,刚来的时候,他明显看到了工作人员眼里的胆怯,不过对于别人异样的目光那时候他已经习惯了,一切都只不过为了活着而已,因为他还有年迈的父母,有无限思念的孩子,他不得不忍受着活着的煎熬。然而,片刻的愣怔之后,护士们还是微笑着来到他的身边,照顾他吃饭、休息,陪他说笑、唠嗑,帮助他用针管一点一点抽取着浓液,那可都是些才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姑娘啊。

虽然他感到了那背后的隐忍。

慢慢地,不管医生还是护士,不管年老的还是年轻的,大家都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不管是做治疗还是散步,甚至外出参观,大家也都能平静地面对这一切,大大方方地搀扶着他,用轮椅推着他,越来越自然,有时候还会和他开开玩笑,说说身边的奇闻趣事,笑容也慢慢回到了他的脸上。

北京的夏天比较热,而烧伤病人最怕的就是热,因为植皮之后没有汗毛孔无法排出汗液,而汗出不来就会造成病人发烧,所以张佳兴一般都会选择在这个季节来到兴城。但是,辽西有时候也挺热的,而那个年代又没有空调和电风扇,在这种情况下,工作人员就成天成宿地轮换着给他扇风,像照顾婴儿一样哄着他入睡。

谈起这些,张佳兴说他至今都想象不出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人,他说如果没有兴疗,他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谈起这些,疗养院体检中心护士长刁建华同样记忆犹新。她说张佳兴来兴城疗养的第二年,她正好毕业分配到了疗养院工作,并且就在张佳兴居住的科室,几乎见证了张佳兴治疗、疗养的全过程。更为重要的是,19907月,年仅21岁的刁建华作为疗养院和所在科室“全国三八红旗集体“的代表,参加了沈空后勤部组织的学雷锋事迹报告团,她所报告的内容就是科室护理照顾张佳兴的事迹。那些故事她早已烂熟于心,做报告的时候根本不用看稿子,张口就来,经常自己把自己都感动得“唏哩哗啦”的,台下听报告的那些干部战士、职工家属更是哭得比看《妈妈再爱我一次》还甚。

19928月底,当时张佳兴已经安装假肢,生活也勉强能够自理。疗养结束的时候,受张佳兴之托,刁建华到邮局帮他给母亲发了封电报准备接站,又骑自行车跑到海边帮他给母亲买了一条珍珠项链和车上吃的喝的。等把这一切准备好之后要出发的时候,领导还是不放心,又专门安排刁建华坐车把张佳兴送回北京。

按照规定,张佳兴坐的是卧铺,刁建华坐的是硬座,中间还隔着老长的距离。但是,刁建华不放心呢,碍于车上不让串车厢,于是每到大站一停车,她便撒丫子往卧铺车厢跑,交代嘱咐几句之后,再赶紧往回跑,汗出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经过8个多小时的颠簸,车顺利停靠在北京站,当刁建华提着行李搀扶着张佳兴走出出站口的时候,他的母亲感动得一塌糊涂,非要好好招待她一番不可,然而由于时间关系,刁建华连口水都没顾得喝就又踏上了返程的列车。

从第一次入住兴疗,转眼23年时光匆匆而过。因为一份感动,也因为一份情谊,这么多年来,张佳兴再也没有到其他地方疗养过,受伤之后兴城疗养院就成了他唯一的疗养目的地,他自己则把每次来都统称为“回家”,每次来时还都会给医护人员们带一些诸如自己收藏的邮票、明信片或者一盒小果脯、一把糖之类的小礼物。

20108月,张佳兴和后找的爱人再次“回家”来了。不过,这次和以往出行方式不同,这次他是和爱人开着车从滨海大道来的,一路走一路参观一路拍照,欢乐无限激情无限。如今的张佳兴不仅恢复了健康,重拾了自信,还开了一家公司,小日子过得快乐、幸福。出院之时,他和爱人向王建国院长、杨光辉政委送出了他这一辈子送出的第一面锦旗,上面是他用几天时间苦思冥想的两句话,“无限真情再生之地,优质服务健康之家”。

蓝天骄子的幸福港湾

兴城疗养院特勤服务事业薪火传承近60年,有着非常辉煌的历史,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王海飞行大队都曾在此疗养过。半个多世纪以来,单位虽然历经多次更名、整编,但全院官兵却始终牢记“保打赢”宗旨,全心全意保障空中战斗力恢复和提高。

2004年组建军区兴城疗养院后,新一届院党委更是以创新精神和战略思维为指导,把特勤疗养工作当作提高战斗力和牵引单位全面建设的引擎来抓,努力承担起全军空军、陆军航空兵和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的疗养保健任务,接待服务保障近万人,满意率达到了98%以上。用某飞行团班副参谋长的话说是,“三军联勤之后,疗养院为飞行员服务不是倒退了,而是更科学更有力了”。

20078月,某部飞行员小王母亲突然去世,父亲也因此病倒独自留在老家,他带着沉痛的心情和父亲的惦念前来执行疗养任务。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院长、政委亲自到科室进行看望,并与带队疗养商量,将小王的父亲接到了疗养院,安排了一次“亲情疗养”,使小王卸下了思想包袱,全身心投入到了疗养训练中去。从那之后,疗养院专门增加了一项“亲情疗养”服务模式,规定凡是飞行员带父母和家属孩子来疗养,疗养院都尽可能给予提供各方面的便利,如免费住宿、减半收取伙食费等,仅此一项每年就少收入几十万元。

200911月,一位飞行员疗养期间适逢过生日,值班员登记时特意在他生日那天做了记号,科室也提前买好了生日蛋糕。但是,当科室在那天吃晚饭时将蛋糕送到食堂时候,食堂也送上了早早准备好的生日蛋糕。“两个蛋糕的故事”成为美谈的同时,为飞行员过生日也以制度形式写进了疗养程序。还有一位驻吉林某部的飞行员带家属驱车回家过年,因深夜大雪封路被困在京沈高速葫芦岛段,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特勤科打了一个求助电话,科室马上将情况进行了汇报,当院领导亲自带车把他们接进科室,为他们端上来热腾腾的面条时,夫妻俩感动得直说“到疗养院真像到家一样,这儿都是亲人呐”。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对此,杨光辉政委表示,“科学发展观提倡‘以人为本’,为飞行员提供人性化服务、让他们不带着遗憾练打赢与科学发展观一脉相承,虽然我们经济上少了一些收入,也增加了很大工作量,但所有这些与‘保打赢’、提升战斗力大局相比,这笔账很合算”。

其实,疗养院2004年刚组建时接待条件有限,很多飞行员呆不几天就想走,说疗养院住宿条件还没有他们家好呢。为改变这一现状,让服务保障与飞行员疗养需要接轨,真正为战斗力提速加油,院党委想了很多办法,做了很多工作。几年来先后投入7000多万元,修建了特勤楼、接待中心、疗养院大门、院区道路,改造了飞行员体检中心、餐饮中心、温泉洗浴中心,使疗养院院容院貌沧海变桑田,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发展,硬件设施一跃跨入全军特勤疗养一流行列。生活在室内装帧高雅、堪于星级宾馆媲美,室外海鸥翻飞、大海近在咫尺的特勤楼,很多飞行员都禁不住动情地说:“真有点舍不得走了”。

总后卫生部所设的全军软伤疼痛治疗与康复研究中心是疗养院一大技术优势。为将特色技术发挥到极致,更好地服务于训练伤,他们在完成好院内疗养员保障基础上,积极探索卫勤保障新办法新模式,努力拓宽服务渠道,实现部队训练急需与自身技术优势的“互补”,为一线部队保打赢提供健康保证。20076月,疗养院与驻辽西地区两个军、三个师和一个团单位签定了“不让一线指战员带着遗憾练打赢”技术帮带服务协议,全面展开定期服务、伴随保障、疗养医疗、人才培养和科研协作五种保障形式。通过一对一带徒、面对面宣讲、手把手示教,提高了一线部队卫勤骨干的实践能力,使疗养院的保障范围、保障能力得到了空前拓展和提高。

签约至今,多次抽选医疗小分队深入一线作战部队,为基层官兵接诊3000余人次,治疗2400余人次,保障了部队训练的正规有序进行。依托全军软伤治疗中心平台,承办全军和以大单位为单元的软组织损伤新技术培训班7次,为一线部队和飞行单位培养专业技术人才400余名,实现了部队训练急需与自身技术优势的“无缝对接”,提高了基层部队的“造血”功能。

一些参加培训班的官兵表示:“他们带着卫勤保障课题、带着基层官兵期盼走进兴城疗养院‘加钢淬火’,学成归队后也一定能够大显身手,为战友解除伤痛困扰,为训练破解保障难题,为战斗力恢复和提高‘鼓劲加油’”。

20106月,被中央军委授予“抗震救灾英雄陆航团”的成都军区某陆航团20名飞行员,在大队长邓贵芳率领下集体赴兴城疗养。这些叱诧风云的空中骄子对疗养院优美环境、优质服务赞不绝口的同时,更对疗养院软组织损伤康复这一特色技术赞叹不已,直呼“神奇”。

当然,称“神奇”的不仅仅是“抗震救灾英雄陆航团”的飞行员们,还有在此疗养过的中国航天员大队、首批女战斗机飞行员、亚丁湾护航飞行员、八一跳伞队等计4000余名飞行将士,用他们的话说是,他们都是这项技术的受益者。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陆 |
    兴城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429-5452772 站长:周锦文